17
2021
04

比尔·盖茨:在下一场大流行病到来前,我们要做好这些准备

时间:2021-04-17 20:17栏目:澳门正规的大网赌网站 点击: 204 次

“新冠疫情激发出的创新实践不仅能让世界更好地应对下一场疫情,也有助于消除很多全球性疾病。”

2月24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在2021全球疫苗免疫研究论坛(GVIRF)上表示,虽然很多人还将百分之百的精力放在新冠疫情上,但现在已经是时候讨论如何为下一场大流行病的到来做准备了。他强调,新冠疫情激发出的创新实践不仅能让世界更好地应对下一场疫情,也有助于消除很多全球性疾病。

盖茨指出,在各国企业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新冠疫苗以创纪录的速度研发和生产出来。“20年来,我们一直希望看到这种(各国间)紧密的合作。现在,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刻,它终于发生了。我希望这不是因为一场大流行病。”他说,“我相信,当我们回顾新冠疫情,我们会说科学家与工业界之间的合作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亮点之一。”

迄今为止,盖茨基金会已经为抗击新冠肺炎投入了17.5亿美元,大多数资金都用于生产和采购重要的医疗用品。由盖茨基金会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成立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是疫苗研发与交付领域的多边合作平台,不仅资助多个新冠候选疫苗研发,还使用创新金融机制参与到新冠疫苗量产和公平分配中。

不可否认的是,新冠疫情依然给人类造成了巨大冲击。持续蔓延的疫情已导致200万人死亡,并让世界经济陷入了巨大衰退。随着病毒新变种的出现,全球应对疫情的工作也变得更加复杂和艰巨。“我们需要在全球公共卫生监督方面投入更多的资金,以更快地发现并应对病毒变种,不仅是针对这次大流行,还有下一场疫情。”

盖茨指出,“我们还需要创造性地考虑如何通过‘异源初免’——加强免疫策略在正确的地区分发我们手中的疫苗,这将需要更多的协作才能实现。当然,世界上大多数地区仍在等待接种疫苗的机会。要让所有人免遭这种病毒及其变种的侵袭,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我相信我们可以为下一次大流行做更好的准备。这些准备工作可以加速艾滋病、疟疾、结核病、登革热、狂犬病等疾病的终结。尽管这是人类历史上艰难的一章,但我希望我们能以更强壮的身姿走出困难,为下一个挑战做好准备。”盖茨说。

新型制备疫苗方法受期待

面对新冠疫情,盖茨强调,继续改善疫苗开发系统至关重要,这将帮助人类继续适应不断变化的病毒,从而彻底终结这场大流行病,并为下一种新型病原体的出现做好准备。“我们可以利用这项工作来改善我们对所有传染病的应对,并加快全球卫生的进步。”

他指出,要推动科学的前沿发展,需要更多的创新投资,有三大疫苗制备平台值得期待:

第一个平台是在新冠疫苗研发领域大放异彩的mRNA疫苗技术。辉瑞/BioNTech和莫德纳两款mRNA疫苗率先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在新冠疫苗全球大竞争中率先撞线。

盖茨非常看好mRNA的发展前景。他说,“如果有更多的创新,mRNA疫苗将比传统疫苗更便宜、更快研制、更容易交付。它们可能是最终战胜结核病、艾滋病毒和疟疾等多种传染病威胁以及帮助治疗癌症等疾病的关键。”

同时,盖茨指出,目前,mRNA疫苗仍难以大规模生产,并且需要额外的冷链系统。“未来,我们需要解决并摆脱这两个障碍,并建立一个可以满足全世界需要的mRNA工厂网络。”

第二个平台是基于抗原立体结构的疫苗设计(structure-guided immunogen design)。“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设计可以达到分子水平精度的亚单位蛋白疫苗,但是亚单位疫苗通常需要佐剂来诱导所需的免疫反应。世界上批准的佐剂很少,而且不足以制造大流行时我们需要的数十亿剂疫苗,部分原因是这些原料非常稀少。因此,化学合成的佐剂可以成为一个解决方案,以免受到鲨鱼油、树皮之类的自然资源的限制。”

此外,盖茨指出,“我们还需要探索通过不同途径激活先天免疫的小分子佐剂,这将诱导各种免疫反应且保护持续更长时间,从而解决针对艾滋病、肺炎和疟疾等疾病的疫苗使用障碍。”

第三个平台是腺病毒载体疫苗,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与强生研制的新冠疫苗都使用这一技术。盖茨说,腺病毒载体疫苗具有诸多优势,包括价格相对可承受、可交付,并且具有快速应对新病毒和变体所需的适应性。

“所有这些新平台都非常令人兴奋。当大流行病袭来时,我们需要能够迅速研制出来并可以向世界分发的数十亿剂疫苗。这些新平台能为我们提供快速部署疫苗的许多选择,从而帮助我们实现更大的公平性。”

更广泛的融资方式

“我们还需要更广泛的融资方式,新冠疫情已经向我们证实了我们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盖茨认为,有两个方面尤其需要资金支持,其一是对上述三大平台的基础研发提供更大支持。“我们需要鼓励政府和私营部门将疫苗研发作为重中之重。新冠疫情敲响了巨大的警钟。我认为,我们将对此予以更多关注。”

在盖茨看来,另一个需要获得资金支持的就是CEPI、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等机构。“疫情之下,印度等国的疫苗开发商在应对大流行病方面遇到了资金困难。CEPI尽其所能,但是资源有限,这意味着它必须优先考虑较大的跨国公司,因为这些公司有更高的几率可以更快做出反应。”他说。

“我们需要给CEPI、COVAX等机构更多资源,从而给发展中国家的疫苗制造商提供资金。这些地区的制造商将努力为世界上大多数家庭接种疫苗,它们需要全价值链的支持,以加快生产速度,并获得安全有效的疫苗产品。”

玻璃瓶产量成为难题

新冠疫情还暴露了疫苗生产过程中的漏洞。随着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展开,关于疫苗玻璃瓶产能不足的话题引发了关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曾在一次采访中也说,装疫苗的玻璃瓶,产量比疫苗还困难。

“CEPI早就发现,世界上没有足够的玻璃西林瓶盛放所有这些疫苗。因此,他们投资开发和采购了塑料西林瓶和一种每包可容纳200剂的包装袋。我们基金会还投资了吹塑封容器,这种塑料可在疫苗周围立即成型,从而使疫苗处于完全无菌状态并随时可用。我希望这是一项有前途的技术,可以继续扩大规模。”盖茨说。

此外,盖茨强调,全球监管体系也亟需加速疫苗的审批流程。“尽管我们将安全放在首位,但我们的速度也可以像在新冠大流行一样。今年,监管机构在通过疫苗审批方面非常积极,但在通常情况下,该过程要慢得多。”他指出,一款新型肺结核疫苗需要经历8年-9年的时间才能上市,部分原因是冗长的监管程序以及大规模后期临床试验。

盖茨认为,新冠疫苗创纪录的上市速度证明,可以在不牺牲安全性的前提下更快地完成审批。各国需要在保持警惕性的同时,进一步优化流程、共享数据,从而加快审批过程。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


当前网址:http://www.quantisci.com/aomenzhengguidedawangduwangzhan/214635.html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澳门正规最大游戏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